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广信材料(300537.SZ)毁于高溢价“撒币”式并购

2021-05-12 16:24:00来源:市值风云

这位A股的匆匆过客,请坐下听风云君一句劝:仅凭炒概念、蹭概念,真的走不远。进入4月末,各上市公司关于2020年年报的工作渐入尾声。风云君...

这位A股的匆匆过客,请坐下听风云君一句劝:仅凭炒概念、蹭概念,真的走不远。

进入4月末,各上市公司关于2020年年报的工作渐入尾声。风云君发现,似乎每年都有上市公司走出“撒币并购一时爽,商誉爆雷火葬场”的老悲剧。

这不,2017年曾作为风云君笔下主人公出现的“灰姑娘”广信材料(300537.SZ)就凭着商誉踩雷、估值依旧高达百倍的强烈反差,重新进入了风云君的视野。

秉着“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一贯作风,风云君认为是时候再来一篇关于广信材料的跟踪研报了。

(图片源自网络)

一、上市不到50天,接连高溢价收购问题标的

(一)上市不到50天,高溢价收购江苏宏泰

2016年8月底,广信材料正式登陆创业板。

然而,上市不过一周(2016年9月5日),公司即收到董秘富欣伟的辞职报告。

上市不到50天,公司于2016年10月12日宣布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拟通过发行股票(60%)及现金支付(40%)的方式以6.6亿元的价格收购江苏宏泰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宏泰”)。

江苏宏泰主要从事消费电子专用涂料和汽车专用涂料等紫外光(UV)固化涂料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下游应用领域包括手机、汽车零部件、化妆品包装和运动器械等。

依据当时的公开信息,风云君曾在《“灰姑娘”广信材料:蹊跷的车轮并购下,A股最牛“禁售期承诺”正在疯狂减持》中早早指出江苏宏泰存在着以下问题:

1、四类主要产品毛利率在三年内均飞速提升,表现明显异于同行业上市公司;

2、账面现金少,常常向自然人股东拆借资金,现金流紧张;

3、前次股权转让时(2015.11)公司估值仅为4,000万元,收购时公司估值飙升至6.6亿元。

(江苏宏泰收购审查期间财务状况)

2017年6月,广信材料对江苏宏泰的收购完成,公司账面新增5.34亿元商誉。

实际上,江苏宏泰在相对“卖身”高估值所作出的业绩承诺上完成得并不好——2017年~2019年江苏宏泰的业绩承诺累计完成比例仅为98.63%,没有达成业绩目标。

尤其是2018年,江苏宏泰因对主要客户龙昕科技的应收账款计提了3,693.18万元的坏账准备,当年的业绩承诺完成率不足80%。

至于龙昕科技因何无力向江苏宏泰支付货款,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作为A股老司机,风云君缺啥都不缺故事~~

老铁们可以从风云君的《康尼机电(5.150,0.01,0.19%)(维权):34亿买资产一年后4亿卖给关联方,23亿商誉喜迎“财务大洗澡”》中、或下载市值风云APP搜索“龙昕科技”找到答案。

(二)高价收购亏损标的

2017年12月,广信材料随即马不停蹄地开始第二轮并购。

这次的标的包括:长兴(广州)精细涂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广州”)100%股权、创兴精细化学(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兴上海”)60%股权。(注:长兴广州现已更名为广州广信感光材料有限公司)

交易对方分别是易创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创化学”)和长兴(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投资”)。

风云君发现,易创化学也是受长兴投资董事长高国伦控制的企业。

两家标的公司在收购报告期间全部处于亏损状态,创兴上海的净资产甚至还是负的。

不过,亏得再多也挡不住广信材料坚决收购的心——广信材料通过变更募集资金用途,从上市后的两次募集资金中“挪出”了1.15亿元现金,用于收购长兴广州和创兴上海。

除此之外,风云君还发现长兴广州、创兴上海与江苏宏泰也存在着一定的联系。

长兴化学材料(珠海)有限公司(2017.8后更名为长兴特殊材料(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珠海”)是江苏宏泰2014年~2016年的第四大供应商。

而长兴珠海与长兴投资、创兴上海关系匪浅。比如,长兴珠海的管理层,过去曾在长兴投资担任高管;创兴上海董事潘金城自2016年9月以来一直也是长兴珠海的董事。

(长兴投资工商变更记录,李尚衡和苏明照为长兴珠海董事,陈金源为长兴珠海董事长;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同时,天眼查显示,长兴广州和创兴上海自2016年起就陆续牵涉数起买卖合同诉讼,应收账款存在着回收风险。

(三)收购投资屡屡失败,商誉大洗澡

时间来到2020年,业绩承诺期一过,江苏宏泰的“真面目”就彻底暴露了。

因过去高度依赖华为订单且华为订单贡献的毛利较高,而江苏宏泰未能如期通过进入华为认证的供应商体系,2020年江苏宏泰华为项目创收几近腰斩,广信材料涂料板块业绩也随之跌去51.5%。

为此,2020年广信材料对江苏宏泰计提了2.3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并预计该影响仍将持续至重新进入华为供应商体系或新开拓客户订单能追平损失。

无独有偶,同时出现业绩变脸的还有2018年才完成收购的湖南阳光。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