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农信社改制之后管理层面有何不同?服从央行统一管理

2021-07-15 13:55:57来源:城市金融报

农信社改革的脚步正在不断加快,银保监会官网显示,近期,又有多家农信社改制成立农商行获批。农信社在改制成立农商行的过程中都遇到哪些困...

农信社改革的脚步正在不断加快,银保监会官网显示,近期,又有多家农信社改制成立农商行获批。农信社在改制成立农商行的过程中都遇到哪些困

难?改制完成后又面临哪些挑战,其上市机率是否增大?

农信社改革的步伐正在不断加快。

日前,黑龙江省哈尔滨的三家农信社获批合并为一家农商行,这是近期农商行合并重组的又一案例。

农信社改制加速进行时

7月12日,黑龙江银保监局公告,同意哈尔滨联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业。其注册资本为20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姚杰。

公告显示,哈尔滨联合农商银行为股份有限公司形式的农村商业银行,实行一级法人、统一核算、统一管理、授权经营的管理体制。该行开业的同时,原哈尔滨市呼兰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哈尔滨市阿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哈尔滨市双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自行终止,其债权债务转为该行债权债务。

这只是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获批的一个缩影,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已有山西广灵农商行、广西天峨农商行、广西大化农商行、黑龙江木兰农商行、黑龙江青冈农商行、云南巧家农商行、河南平顶山鹰城农商行等10余家有农信社背景的农商行获批筹建或开业。

与此同时,一些获批改制银行也已进入落地阶段,挂牌开业或进入开业倒计时。6月28日,筹备6年之久的太原农商银行举行开业仪式,正式开始挂牌营业,同日,由绵阳涪城农信联社、游仙农信联社、安州农商行新设合并组建的绵阳农商银行召开了第一次股东大会,对外宣告进入开业倒计时。

农信社为何会加速改制成农商行?在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看来,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主要的目的是建立现代金融机构的管理制度,实行更好的法人治理结构,防范风险,在有充足的资本金和内控风险的前提下,更有效率地为区域经济尤其是乡村经济的发展服务。加快农商行的建立主要是为未来乡村振兴和防控金融风险做准备,所以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省份正在加快农信社向农商行改制。

经营更加广泛、规范

加快转型农商行的参与者不只有农信社,在近期获批筹建的农商行中还有农村合作银行的“身影”,如广西阳朔农商行、广西来宾农商行均是由农村合作银行改制而成。

据了解,农信社改制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2000年7月,在央行的批准下,江苏省开始开展农信社改革试点工作,农信社改制大幕自此掀开。2003年6月,国务院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决定在浙江、山东、吉林、江苏、重庆、贵州、陕西和江西8省份实施农信社改革。一年后,农信社改革试点推向全国。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安徽、湖北、江苏、山东、江西、湖南、广东、青海12个省份的农信社全部改制成农商银行。

农信社在改制成立农商行的过程中将会遇到哪些难点呢?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农村信用社改制过程中,应坚持服务县域、支农支小的基本定位不动摇,充分发挥农村金融主力军的作用和优势,提高金融供给的能力和质量。从农信社到农商行并非简单的更名,还包括了经营模式、产品创新、业务流程等多方面的重大改变,要注意在公司治理方面可能存在的“换汤不换药”现象。

改制之后管理层面会有什么不同?资深金融监管政策专家周毅钦认为,农村信用社是由社员入股组成、实行民主管理、主要为社员提供金融服务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农商行与信用社相比,产权制度由合作制变为股份制。改制后,农商行的监管标准比信用社更高,经营更加稳健;农村信用社的主要业务对象是合作社成员,而农商行的主要业务对象更加扩大化。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表示,原来农信社主要由地方政府直接管理,改制为农商行后,虽然还是由地方管理,但整体行业标准、系统性风险管理及法律法规上都要服从央行的统一管理,使得监管更有力、更统一、更集中,也更容易规避系统性风险。

前途将会怎样

农信社“变身”农商行后将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王剑辉认为,改制完成后,农信社的信用等级和市场化运作都会得到相应提升,特别是在银行间市场的拆借可能有更广泛的运作空间,能够获得更多募集资本的机会。但改制也会使监管更加严格,在经营规范、合法合规等审慎管理等方面,改制农商行都需要尽快适应。

调查发现,在A股上市的农商行中,包括紫金银行、重庆农商行、青岛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江阴银行和常熟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均有农信社背景。在现有的市场环境下,新改制的农商行要想上市几率有多大?具备哪些条件能够增加新改制的农商行的上市几率?

王剑辉认为,改制农商行上市主要关注未来和过去两个方面,过去主要集中在历史遗留问题上,主要考察经营能力,包括是否存在坏账、坏账的形成原因等,这部分遗留问题可能会通过改制得以解决。而未来则关注的是改制农商行是否有政策优惠、具备区位发展独特优势、新股东新机制的引进等。符合上述要求的农商行在政策支持下还是能够较快实现上市目标的,但还是要统筹考虑,如果一个地区已有多家城商行、农商行上市,可能会优先考虑上市数量较少地区的银行。

王红英表示,在现有的市场机制下,农商行上市的数量的确是在增加,但是由于农商行数量众多,对于上市还是要保持一种客观心态。只有那些业绩良好,经营模式、管理结构以及其他财务指标良好的银行才有可能上市。王红英建议,新组建的农商行,要通过股权、债权、新股东介入等多种方式进一步夯实资本金,为抵御风险、服务区域经济发展、乡村振兴提供更好的金融支持和服务。(李海颜)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