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基金 > 正文

元宇宙有多坑?背后其实是参与者的贪婪

2021-12-31 10:19:45来源:每日商报

当全球都在热议元宇宙之时,也有人为骗局披上了元宇宙的外衣。在元宇宙概念的包装下,各种在现实生活中不断重演的骗术、陷阱、话术和泡沫再...

当全球都在热议元宇宙之时,也有人为骗局披上了元宇宙的外衣。在元宇宙概念的包装下,各种在现实生活中不断重演的骗术、陷阱、话术和泡沫再次成为心术不正者的牟利手段。

而上海的蔡女士在11月份就经历了这样一场被人精心掩饰后的元宇宙骗局。据澎湃新闻报道,上海市民蔡女士在回忆11月初参加一个“元宇宙”沙龙讲座时的情景。今年11月1日,她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举报有人在“洗脑推广虚拟的元宇宙投资”,这也是第一个被曝光的元宇宙骗局。

实际上,在蔡女士被蒙骗的同时,全国多地也都出现了和元宇宙有关的骗局。在这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蛊惑下,元宇宙变成一个见不到底的巨坑,有人满仓进入结果一夜归零,有人中途入场,却落得资产腰斩。那么元宇宙究竟有多坑?

元宇宙骗局被曝光 “深坑”跑在技术之前

在黑猫投诉App上,浙江的消费者孙先生投诉称,他被一个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区块链游戏骗了。在他的描述中,这个元宇宙项目号称只要投资5000元,就能在一周内获得12%的收益。

8月份,孙先生在这个平台充值了5000元,并按照游戏的规则操作了4个多月。“从账面上看,我的这笔投资已经实现了30多倍的回报。”但让孙先生没有想到的是,12月初,当他想再次登录游戏时却发现账号消失。“无论我输入多少次账号和密码,系统都显示无法登录。”拨打App上的客服电话,孙先生听到的只有对方已停机的提示音。

受骗上当的远不止孙先生一人。在江苏,莫先生也遭遇了同样的骗局,在为一款名为“元宇宙生肖石”的App中充入5000元投资款后的第三天,他就发现这款App无法登录,自己幻想能够数倍升值的投资款也打了水漂。

虽然不断有人被骗,但还是有人毅然决然的冲入这些元宇宙的骗局之中,而让他们心甘情愿受骗的则是骗子们许诺的高额回报。实际上,在当下的元宇宙巨大影响下,众多的消费者正前赴后继的入场。

想在元宇宙挖到金

却成为被收割的韭菜

“那么多人都进场了,就算是一场大骗局,我相信自己也不会是被骗的那个。”

这是“希壤元宇宙发大财22群”群主姚阳在与记者谈到为何会进入元宇宙时的回答。今年3月份,刚过完29岁生日的他在网上看到了游戏公司Roblox在纽交所正式上市的消息,身为程序员的他觉得“元宇宙”这个概念可能是自己暴富的机会。“要想靠自己的工资在杭州安家落户应该没多大机会,我当时就想在元宇宙上搏一把。”

为了能接触到关于元宇宙的最新消息,他开始在网上寻找关于元宇宙的所有项目,在这过程中,他接触到了各种假借元宇宙外衣的区块链币,也遇到过一些号称要打造元宇宙社区的项目,最终在10月份,他关注到一个名为“虹宇宙”的元宇宙项目。然而让姚阳失望的是,这款被称为国内首款元宇宙游戏的App还处于内测阶段,而根据游戏设定,没有内测码就无法进入虹宇宙。在寻找了很久后,姚阳在闲鱼上发现,有人以几百元至数千元的价格出售内测码,心动之下他也花了700元购买了一个账号,并进入虹宇宙中寻找机会。

也正是在虹宇宙里,姚阳遇到了一个网名为“元宇宙大咖”的人,在他的介绍下,姚阳了解到有一些人正在虹宇宙里囤积地皮。而在这位“大咖”的介绍下,姚阳花了3万多元接下了一块元宇宙地皮。“大咖告诉我,在国外的元宇宙平台上,类似的地皮已经被炒到几十万美元,所以虹宇宙的这些地皮正处于投资最佳期。”

和姚阳一样,在闲鱼上购买地皮的人并不在少数。姚阳回忆称,11月份,虹宇宙上一些优质地皮的价格冲到了十几万,一些普通地皮的价格也达到了5万元,这也让姚阳觉得自己跟对了“大哥”,踩到了真正的风口上。

然而让姚阳没想到的是,进入12月后,闲鱼上的元宇宙地皮价格机开始跳水,他的“大哥”说,这只是回调,并建议群里的人加紧购买,然而到了12月中旬,姚阳发现这些地皮的价格只有最高时的1/3。“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自己被当成韭菜,被人收割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姚阳选择在闲鱼上卖掉手中的地皮,这一通操作计算下来,姚阳购买地皮的3万多元还剩下2万多。

想在元宇宙搏富贵 有人满仓进入归零出场

当姚阳为自己能够及时止损庆幸时,他发现自己的群里有人开始投诉那位自称“元宇宙大咖”的“带头大哥”。

姚阳通过了解发现,有不少群友在“大哥”的介绍下开始炒作各类元宇宙App的账号,特别是一些两位数、三位数的账号被炒到了四位数的价格,有一些特别吉利的数字账号更是被炒到五位数。“在我当时所在的群里,就有几十人参与到账号的收购中。”

在姚阳的微信好友中,就有一个人将自己的基金全部清仓,并委托“元宇宙大咖”购买了100多个所谓的高投资价值账号。“当时‘元宇宙大咖’曾说,100个高价值账号的未来价值会达到百万级别。”

然而随着一些元宇宙App的内测结束,账号的稀缺程度也开始下降,紧随而来的是账号的贬值。而随着百度等大厂的元宇宙App入场,原先的一些元宇宙App的吸引力开始下降,姚阳也带着群里的不少人加入了另一个“带头大哥”组建的群里。“据我所知,现在那些投资元宇宙App账号的人基本都血本无归,一些账号也只能以5元一个的价格卖出。那位投资了100个高价值账号的网友我也再没见到过。”

元宇宙之坑的背后

其实是参与者的贪婪

然而当姚阳觉得元宇宙地皮的价值不再时,香港房地产巨头郑志刚宣布投资元宇宙虚拟世界游戏《The Sandbox》,并购入The 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投资金额约为500万美元,这个消息也让国内原本后继无力的元宇宙地皮价格重新上涨,姚阳惊讶地发现,自己此前亏本售出的地皮现在竟然被炒到了十万,这让他追悔莫及。

但这也让姚阳坚定了元宇宙是个大宝库的想法,他认为元宇宙的价值也会像当时的区块链币一样。“虽然我对元宇宙并不了解,但当时比特币升值之初,李笑来也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教师,我所缺的只不过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机会。”

从11月中旬开始,他就在新加入的“希壤元宇宙发大财22群”里忙着转发信息。目前这个微信群是所有30多个同类群中运营状况最好的。“每天都有几十个人进群,特别是11月27日,百度希壤正式公测那天,群里新加入了近100个新人,目前我们和总群已经准备在希壤里大干一场,在这个元宇宙平台里发大财。”

姚阳的信心来自于他对投机的热衷,这在当前被元宇宙概念冲击的年轻人中并不少见。在风险投资人周彦看来,元宇宙目前还处于极为初创的阶段,那么多的普通消费者进入其中,一方面是被此前比特币疯狂上涨中创作的神话所蒙蔽了眼睛,另一方面就是内心的贪欲战胜了理智。“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段子,在这些人心中并不是传说,而是一种可以实现的事,在他们的眼中,元宇宙就是实现这一梦想的手段。”(商报记者 朱光函)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