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基金 > 正文

规范之年:反垄断进行时 互联互通迈开第一步

2021-12-30 08:36:10来源:搜狐科技

野蛮生长到规行矩步,是万事万物发展的基本规律。但在今年,对互联网规范的步伐走得明显更快了些。从反垄断有实质性进展,到《个人信息保护...

野蛮生长到规行矩步,是万事万物发展的基本规律。但在今年,对互联网规范的步伐走得明显更快了些。

从反垄断有实质性进展,到《个人信息保护法》的推出再到“内卷”被质疑并广泛讨论。

这一年,我们见证了阿里、美团接连因为“二选一”被罚几十甚至上百亿元,上百个涉嫌经营集中的案例被曝光,积弊已久的互联网围墙被打通,互联互通迈出了第一步。

我们看到了上千款APP的被密集地通报、要求整改,用户的隐私权、便捷性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们看到千万骑手、网约车司机等灵活用工的社保问题受到重视,各大公司也开始回归“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作息。

商业模式、用户隐私保护、企业用工······在互联网领域所涉及的每个环节中,“规范”都在成为关键词。

商业模式:反垄断进行时,互联互通迈开第一步

4月10日,经过将近四个月的反垄断调查,182亿元的天价罚单落在了阿里的身上。这是国内第一例互联网反垄断案例,也是迄今为止罚款金额最大的一笔。

不久后,美团实施“二选一”涉嫌垄断行为也被立案调查,最终被罚34.42亿元,并被要求全额退还商家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

两张罚单之外,今年以来,上百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集中的案件也被陆续通报,并被顶格处罚50万元。

案件的主角几乎涉及到了国内所有的一线互联网公司。这其中既包括阿里巴巴收购高德、饿了么、高鑫零售,腾讯收购转转这类较为有名的股权收购案,也涉及三快科技(美团运营主体)收购青萍科技、腾讯投资沈阳美行科技等一系列不为大众所知的案件。

在对资本无序扩张进行规制的同时,防患未然,对未成形的垄断实施管制也同样重要。7月10日,发酵许久的斗鱼与虎牙的合并被宣布禁止,这起由腾讯推动,两家合计约占游戏直播市场70%的大合并最终搁浅。

今年来,习惯于“圈地”各自为政的互联网也迎来了实质上的“互联”。

凭借着产品、服务、营销等换取的流量优势,近年来,互联网巨头们从开放走向封闭,“割据一方”。搭起所谓“闭环”的同时,也给用户带来许多不便。但在如今,用户在微信上分享淘宝商品链接,再也不用忍受“火星文”,在阿里系的各种APP中,可选的支付方式也变得多样化。

一系列重拳监管之下,各大互联网平台开始隐藏锋芒,今年“双11”“双12”,电商平台们没有实时公布成交额的大屏,也没有像以往一样高调发布战报。

平台之下,更多平台和商家在反垄断背景下迎来了商机。以京东为例,京东集团总裁徐雷表示,第三季度京东主站上第三方商家的成功入驻数量达到上半年总和的三倍,其中时尚居家的新商家入驻数量增长最多。

用户:隐私保护成主旋律,开屏信息关不掉问题被解决

“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 2018年,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李彦宏这样说道。

这一言论曾引起巨大争议。三年后,用户隐私受到高度重视的2021年,李彦宏的看法显得更不合时宜。

今年年初,国内APP的不规范情况堪忧。第一季度检测中,腾讯应用宝、小米应用商店、OPPO软件商店、华为应用市场和vivo应用商店等主流应用商店上,发现问题数量分别占比14.22%、13.81%、12.80%、11.37%和11.17%,相当于每7-9个APP,就有1个出现问题。

人们或许习惯了如被“窃听”般的精准营销广告,在毫无知觉下被“大数据杀熟”,被迫接受了必须授予所有权限才能使用某款APP的强制要求,但当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乃至于几乎所有APP都开始将底线后挪一步时,就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

今年4月,网信办起草了《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个人信息保护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确立了“知情同意”“最小必要”两项重要原则,包括App开发运营者、分发平台、第三方服务提供者、终端生产企业、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等产业链上下游五个环节主体,都有明确的责任和义务。

自此,无限获取并利用用户隐私的潘多拉魔盒开始缓缓关闭。

“弹窗信息标识近于无形、关闭按钮小如蝼蚁、页面伪装瞒天过海、诱导点击暗度陈仓”等违规行为首当其冲,被首先进行了集中整治。

第二季度,这一情况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开屏弹窗信息用户投诉举报数量环比下降50%,误导用户点击跳转第三方页面问题同比下降80%。如今,根据工信部统计的数据,目前主要互联网企业(Top100)开屏信息“关不掉”基本解决,“乱跳转”误导用户问题发现率大幅下降至1%。

当然,对于依然存在问题的APP,工信部也对个别公司采取了更为严格的措施。今年以来,腾讯旗下9款产品存在违规行为,共计4批次被公开通报,违反了2021年信息通信业行风纠风相关要求,这也导致,腾讯旗下所有APP必须经过工信部审核才能重新上架或者更新版本。

用工:“996”被抛弃,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来社保

记不清从何时开始,“996”、“007”、“大小周”等一系列词汇成为了互联网的标签,这一度成为互联网人奋斗的徽章,但在今年,这枚徽章开始被陆续摘下。

6月24日,快手宣布从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

快手内部将大小周称为“聚焦日”,今年1月开始试运行,经过半年试运行之后决定取消。据了解,周末加班快手向员工支付2倍工资,国家法定节假日加班向员工支付3倍工资。

当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被推倒,字节跳动、BOSS直聘、vivo等一系列互联网公司都开始发声抵制加班。

7月9日,字节跳动宣布,将于8月1日起取消隔周周日工作的安排,8月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但随之而来的是,员工的工作照做,以前被谈入年包的多倍加班工资却被取消。有媒体计算,这相当于变相降薪约17%。

当然,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是如此。8月17日,BOSS直聘也宣布从9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但在恢复双休后,员工薪资中的“周末加班费”仍正常发出,薪资总额不变。

监管部门的声音也在此时出现。8月26日,在最高法官网发布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布超时加班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中,明确指出“996工作制”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长上限的规定,被认为无效。

尽管在官方的声音中,加班在名义上被禁止。但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不少互联网大厂员工仍表示,以往该做的工作依然要做,deadline仍在那里。

除了真正的互联网员工,如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这类大厂的“编外人员”的用工情况也受到了格外的重视,相关规定出台,对于其社会保障、最低工资、工作强度等都做了更为具体的约定。

今年7月,人社部、国家发改委、市监局等多个部门先后印发了《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

《指导意见》对平台与骑手、司机等零工人员之间的关系划分为了三个层次:包括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以及个人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从事自由职业等。

三种情形中,最具争议的是“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这也是目前大多数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与平台的关系。指导意见指出,将指导企业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协议,合理确定企业与劳动者的权利义务。不过,截至目前,该书面协议的相关指导意见并未最终确定。

但这个还未出台的规定对互联网公司的威力十足。《指导意见》一经发出,美团跌幅达到17.66%,连续两日累计跌幅超过25%,市值直接蒸发3000亿元。作为饿了么的母公司,阿里巴巴两个交易日的跌幅也超过10%。

或许,2021年注定将在互联网行业发展史上,成为一个重大历史节点,让人铭记。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