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要闻 > 正文

披星戴帽实控人失联 瀚叶股份(600226.SH)步步惊雷

2020-06-30 10:28:27来源:时代周报

数据显示,2019年,瀚叶股份实现营收8.05亿元,同比减少18%;归母净利润为-6.73亿元,暴跌574.88%;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1.47亿元,同比...

数据显示,2019年,瀚叶股份实现营收8.05亿元,同比减少18%;归母净利润为-6.73亿元,暴跌574.88%;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1.47亿元,同比减少33.91%,归母净利润2185.6万元,同比减少73.69%。

6月29日晚,曾以“蹭热点”出名的浙江A股上市公司瀚叶股份(600226.SH)接连发布42份公告,其中包括“踩线”出炉的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这多少让7.6万名股东心里松了一口气。

数据显示,2019年,瀚叶股份实现营收8.05亿元,同比减少18%;归母净利润为-6.73亿元,暴跌574.88%;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1.47亿元,同比减少33.91%,归母净利润2185.6万元,同比减少73.69%。

同时,由于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将从7月1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更改为“*ST瀚叶”。

此时距离瀚叶股份停牌已过去近2个月,截至目前,公司收盘价为2.35元,总市值73.76亿元。

年报迟迟无法出炉的原因或许和公司实控人沈培今有关。瀚叶股份在5月20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表示,对于涉及的违规担保事项,“公司尚未获得沈培今的核实确认”。在6月8日回复投资者“是否与沈培今无法联系”的问题时,瀚叶股份也并未作出正面回应。

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沈培今是瀚叶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71%,质押比例为99.99%。这位曾被称为“上海大宗交易四大寡头”的“瀚叶系”掌门人如今正陷入违规担保、持股被全数冻结的尴尬处境。

“挺年轻,胆子大,人脉很广,对一二级市场都有涉猎。”6月28日,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是描述他对沈培今的印象。

6月29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瀚叶股份董秘办询问公司实控人沈培今是否失联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董事会换届后沈培今已不在公司任职,因此并不清楚他如今的情况。

从幕后走向台前

在沈培今接手前,原名“升华拜克”的瀚叶股份是国内最大的新农药、兽药企业之一,主营业务为生物农药、 兽药、饲料添加剂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即便到了如今,农业、兽药业务依然是瀚叶股份最重要的营收来源。

瀚叶股份农药、兽药生产经营业务主要由其全资子公司浙江拜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拜克生物”)负责。2019年年报显示,农药产品的营收为5253万元,同比减少35.74%;兽药产品的营收为2.24亿元,同比减少26.3%。

公开资料显示,沈培今在2017年成立上海瀚叶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叶投资”),并在当时与陈学东的上海复利、周汉富的上海清朗、张寿清的上海宝弘并称为上海滩大宗交易的“四大寡头”。

2011年,沈培今成立上海瀚叶财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叶财富”),开始频繁涉足上市公司的定增市场。

仅在2015年一年,沈培今及瀚叶财富便参与了亨通光电(600487.SH)、*ST永林(000663.SZ)和金浦钛业(000545.SZ)三家公司的定增项目。

而升华拜克则是沈培今首次尝试对上市公司实现控股。

“拿下瀚叶股份后,‘瀚叶系’拥有包括一二级市场投资和上市公司在内的全体系的平台。这个投融资的链条才真正被打通了。”前述私募人士称。

时至今日,投资收益仍是瀚叶股份利润流的重要一环。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投资收益2.31亿元,同比增加5800万元。

2015年6月5日,沈培今从原先的大股东升华集团处拿下6083.24万股,占总股本15%的股份,晋升为第二大股东,并在随后因大股东的减持而变为第一大股东。截至2020年一季度,升华集团仍是瀚叶股份的第三大股东,但持股比例已缩小至3%。

随着沈培今在公司内的控制权逐步稳固,瀚叶股份也开始涉猎多个行业领域。

跨界泛娱乐

2015年10月,瀚叶股份拟以16亿元价格收购网络游戏研发商和代理发行商成都炎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炎龙科技”)100%股权。

目前,游戏产品也是瀚叶股份业务中毛利率最高的业务。2019年,游戏产品营收2.18亿元,同比减少30.17%,毛利率则高达88.36%。

年报同时显示,根据公司与炎龙科技的对赌协议,由于炎龙科技未完成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原股东鲁剑、李练应付补偿962万股。截至公告披露日,二人仅支付应补偿利息。瀚叶股份表示尚未收到二人的应补偿股份。

针对该项交易,瀚叶股份表示,将就收购炎龙科技100%股权形成的商誉11.85亿元计提减值准备7.2亿元。

根据沈培今的规划,瀚叶股份选择将“泛娱乐”作为公司未来的战略发展重点,并开始将触手逐渐伸至影视娱乐等行业。

2018年4月,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配资38亿元收购新媒体运营公司量子云100%股权。公告显示,量子云运营981个微信公众号、共2.4亿个粉丝。若按此收购价计算,公众号每个粉丝的价格为15.8元。

业绩承诺显示,2018―2022年,量子云的预测净利润数分别为2.658亿元、4.13亿元、5.186亿元、6.007亿元和6.594亿元,与量子云2016年8713万元、2017年1.53亿元的净利润相比要高出不少。

这笔增值率高达2818%的收购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并最终在上交所的关注下以失败告终。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收购失败,但瀚叶股份向量子云母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浆果晨曦新媒体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浆果晨曦”)支付了3亿元的交易意向金,而对方至今未归还该笔款项。年报显示,浆果晨曦已将其持有的量子云75.50%的股权质押给了瀚叶股份。同时,针对上述应收款项,瀚叶股份计提5400万元减值准备。

涉足“泛娱乐”领域并未给瀚叶股份的业务增色太多。年报显示,2019年,娱乐影视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001万元,同比减少12.22%,毛利率则为-16.28%。

如今看来,泛娱乐业务已成为瀚叶股份的“烫手山芋”。瀚叶股份在年报中表示,将以投资安全性为前提,在风险可控、投入可控的前提下谨慎开展互联网新业务和影视业务。

深陷多起违规担保案

在6月29日晚发布的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称无法表示意见的原因主要是证监会立案调查、资金占用事项、违规对外担保及诉讼事项、预付款项的可回收性。

6月9日,瀚叶股份发布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前述私募人士表示,瀚叶股份陷入如今捉襟见肘的处境,与沈培今东挪西凑的财技脱不开干系。

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瀚叶股份的货币现金仅有5619万元,与2019年底相比减少了37.65%,而短期借款则高达1.3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在涉及瀚叶股份的众多案件中,不仅违规担保是“家常便饭”,在问及资金的流向和用处时,上市公司更是“一问三不知”。

5月10日,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的青岛易邦和财通基金的股权已被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全资子公司拜克生物100%的股权亦被冻结。原因则是瀚叶股份、拜克科技及其员工向德清升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华小贷”)以同一项不动产提供抵押担保,进行了3次借款但并未支付利息本金,总计金额为3500万元。

而升华小贷的大股东正是瀚叶股份的第三大股东升华集团,持有其30%的股权。

在5月20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瀚叶股份表示,三份借款合同均有沈培今和瀚叶股份的盖章,但公司内“均不知道上述款项的去向”,其中的2900万元更是因“核查手段有限,无法确定资金最终去向”。瀚叶股份表示,对于上述人员的陈述信息,“公司尚未获得沈培今的核实确认,后续公司将进一步核实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5月15日,瀚叶股份收到来自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另一张传票。自然人杨金毛表示,2017年6月,沈培今向杨金毛借款1.5亿元,上海瀚叶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瀚叶股份为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2019年6月,瀚叶股份向杨金毛出具《承诺函》,确认借款本息仍未支付,并保证向其偿清全部借款本息。

然而在公告中,瀚叶股份表示,公司可能涉及公司违规担保。“经公司自查,公司内部没有上述诉讼提及的公司负有连带责任担保的借款合同及承诺函的存档,公司管理层对上述事项也不知情,公司将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

杨金毛也是瀚叶股份的大股东之一。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杨金毛是瀚叶股份的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0%。杨金毛是A股市场上小有名气的牛散之一。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其他应收款中应收沈培今余额3.78亿元,系公司管理层或沈培今确认的关联方资金占用款。

虽然沈培今如今疑似失联,但目前看来,瀚叶股份的控制权仍牢牢把握在“瀚叶系”的手上。

6月5日,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于6月4日举行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董事长沈培今、副董事长孙文秋因个人原因未出席本次会议,两人也并未成为新一届董事会成员。

新一届董事会成员的简历显示,6位非独立董事中,仅有1人无“瀚叶系”背景。其中,新当选的董事长朱礼静为沈培今的配偶,也是瀚叶投资的财务负责人;副董事长鲁剑为炎龙科技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不过,新任董事长同样面临官司,涉案金额高达8.92亿元。5月12日晚,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此前申万宏源(000166.SZ)与沈培今签订协议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沈以1.75亿股作为质押标的,向申万宏源融入7亿元资金。2018年10月,沈培今履约保障比例跌至约定的最低比例以下,且未依约采取履约保障措施,构成违约,因此申万宏源证券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沈培今支付未偿还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合计8.92亿元。而作为沈的配偶,朱礼静承诺共同担责。

截至发稿时,上述诉讼案件均未开庭审理。6月29日,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将督促控股股东尽快筹集资金偿还相关个人的借款、解除公司的担保责任。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