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容知日新IPO 大额营收难回款“造血”能力堪忧

2021-07-16 13:30:53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7月14日,安徽容知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知日新)正式申购,其申购价为18.23元/股。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指2018年至2020年),...

7月14日,安徽容知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知日新”)正式申购,其申购价为18.23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指2018年至2020年),从表面来看,容知日新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表现不错,但反观其“造血”能力却表现不佳,这似乎和公司庞大的应收账款有莫大的关系。

此外,在容知日新IPO申报前夕,多家机构7月14日,安徽容知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知日新”)正式申购,其申购价为18.23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指2018年至2020年),从表面来看,容知日新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表现不错,但反观其“造血”能力却表现不佳,这似乎和公司庞大的应收账款有莫大的关系。

此外,在容知日新IPO申报前夕,多家机构纷纷入股,大幅抬升了容知日新的估值,并和容知日新签订了对赌协议,来保障其利益,然而,因上市制度的相关要求,这些对赌协议在申报的前一个月内被匆忙终止,一旦公司此次上市失败,恐怕仍会受到相关影响。

大额营收难回款

“造血”能力堪忧

据招股书显示,容知日新是一家专业的工业设备智能运维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产品为工业设备状态监测与故障诊断系统。2018年至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13亿元、1.80亿元和2.64亿元,其中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59.23%和46.44%。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97.9万元、3984.44万元和7441.56万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149.35%和86.77%。

从表面来看,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在不断增长,但该公司“造血”能力的表现却并不乐观。2018年至2020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09.75万元、3072.30万元和1897.37万元,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占同期归母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8.16%、77.11%和25.50%,连续多年均小于1,其“造血”能力堪忧。

在招股书中,容知日新表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是由于受客户付款审批周期相对较长、持续的新增订单投入和季节性因素等影响。与此同时,容知日新还表示: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应收账款、存货等经营性流动资产占用规模不断增加,公司营运资金需求日益增加。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的波动可能导致公司出现营运资金短期不足的风险。

笔者注意到,在容知日新营业收入增长的同时,其庞大的应收账款规模同样也不能小觑,2018年至2020年其应收账款分别为1.24亿元、1.49亿元和1.48亿元,大约占同期营收的109.61%、82.79%和56.23%。这说明在这些年的经营过程中,容知日新表面上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虽然好看,但其业绩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建立在赊销基础上的。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8年至2020年,容知日新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6695.34万元、6829.82万元和9952.70万元,占同期应收账款的比例均超过40%。大量欠款无法如期收回,其回款状况相当令人担忧,后续一旦逾期应收账款出现大量无法回收的情况,其快速增长的业绩岂不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在大量应收账款的压力之下,容知日新不得不计提大量的坏账准备,数据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其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余额分别为1562.77万元、2106.16万元和1928.87万元,而这也对企业当期的净利润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机构入股抬升估值

IPO前夕清理对赌协议

本次上市,容知日新的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截至上市前,国元证券子公司国元投资持有容知日新168.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0%。尽管容知日新在招股书中表示,不存在任何利益输送的情况,但国元投资的入股无疑令容知日新和国元证券有了更深层次的绑定。

笔者注意到,2015年8月,容知日新的实际控制人聂卫华和贾维银与国元投资签署《安徽容知日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及《安徽容知日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2》,对业绩承诺和补偿、股权回购、公司上市等进行了约定。然而到了2020年9月,也就是容知日新正式申报上市的前一个月,或是因为相关协议触犯上市规则,协议双方却突然签订了终止协议,约定上述签署的条款不再继续执行。

仔细梳理容知日新股东名单,除了国元投资一家投资机构外,还有北京澹朴、宁波澹朴、安徽国耀、安徽国安、拾岳禾安、十月吴巽等多家机构,其中不乏在容知日新申报前不久入股的机构,而这些机构的介入也使得容知日新的身价“水涨船高”。和国元投资类似的是,其中不少机构在入股时均和容知日新相关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不过,在容知日新IPO正式申报的前一个月,其与这些机构签订《终止协议》,终止了双方的对赌。

容知日新是在2016年6月份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的,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6年1月31日,其经审计的净资产为 8594.63万元,净资产评估值也仅为1.17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12月17日,贾维兴、沈西友与拾岳禾安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贾维兴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100.4万股股份以24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拾岳禾安,沈西友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 20.56万股股份,以 51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拾岳禾安;2019年12月28日,沈西友与十月吴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沈西友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23万股股份以570.4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十月吴巽;2020年1月,沈西友与十月吴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沈西友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25.39万元以629.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十月吴巽。这几次股权转让价均为24.80元/股,按这样的价格来算,此时容知日新的估值提高到了10亿元。

2019年12月18日,聂卫华、贾维银与拾岳禾安、十月吴巽及容知日新签订《增资协议》,约定拾岳禾安、十月吴巽以26.73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容知日新新增股本合计82.29万股。增资完成后,容知日新注册资本由4032.2581万元增至4114.5491万元。也就是说,在此次增资中,两机构合计增资支付的对价合计不超过2200万元,然而仅一天时间,容知日新的估值却增长了1亿元,整体达到了11亿元。

同时,在上述股权转让和增资过程中,容知日新相关股东和与十月吴巽、拾岳禾安、网宿晨徽签订了投资协议,对股权回购、反稀释权、优先认购权、优先受让权、共同出售权、优先清算权、公司上市等进行了约定。然而,按照现行科创板首发办法的规定,一般情况下,对赌在上市前是需要清理的,于是2020年9月,容知日新又与上述股东补签协议,终止了对赌。

这些投资者,增资入股容知日新,提升了公司的估值,如果容知日新能够成功上市,投资方自然能够大赚一笔,取消对赌协议,其利益也能得到保障,但倘若容知日新未能成功上市,不排除双方另有其他协议或条款,能让上述对赌协议重新生效,如果真到了这一步,恐怕也会对这些投资者未来的收益产生不利影响。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入股,大幅抬升了容知日新的估值,并和容知日新签订了对赌协议,来保障其利益,然而,因上市制度的相关要求,这些对赌协议在申报的前一个月内被匆忙终止,一旦公司此次上市失败,恐怕仍会受到相关影响。

大额营收难回款

“造血”能力堪忧

据招股书显示,容知日新是一家专业的工业设备智能运维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产品为工业设备状态监测与故障诊断系统。2018年至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13亿元、1.80亿元和2.64亿元,其中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59.23%和46.44%。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97.9万元、3984.44万元和7441.56万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149.35%和86.77%。

从表面来看,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在不断增长,但该公司“造血”能力的表现却并不乐观。2018年至2020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09.75万元、3072.30万元和1897.37万元,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占同期归母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8.16%、77.11%和25.50%,连续多年均小于1,其“造血”能力堪忧。

在招股书中,容知日新表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是由于受客户付款审批周期相对较长、持续的新增订单投入和季节性因素等影响。与此同时,容知日新还表示: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应收账款、存货等经营性流动资产占用规模不断增加,公司营运资金需求日益增加。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的波动可能导致公司出现营运资金短期不足的风险。

笔者注意到,在容知日新营业收入增长的同时,其庞大的应收账款规模同样也不能小觑,2018年至2020年其应收账款分别为1.24亿元、1.49亿元和1.48亿元,大约占同期营收的109.61%、82.79%和56.23%。这说明在这些年的经营过程中,容知日新表面上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虽然好看,但其业绩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建立在赊销基础上的。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8年至2020年,容知日新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6695.34万元、6829.82万元和9952.70万元,占同期应收账款的比例均超过40%。大量欠款无法如期收回,其回款状况相当令人担忧,后续一旦逾期应收账款出现大量无法回收的情况,其快速增长的业绩岂不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在大量应收账款的压力之下,容知日新不得不计提大量的坏账准备,数据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其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余额分别为1562.77万元、2106.16万元和1928.87万元,而这也对企业当期的净利润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机构入股抬升估值

IPO前夕清理对赌协议

本次上市,容知日新的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截至上市前,国元证券子公司国元投资持有容知日新168.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0%。尽管容知日新在招股书中表示,不存在任何利益输送的情况,但国元投资的入股无疑令容知日新和国元证券有了更深层次的绑定。

笔者注意到,2015年8月,容知日新的实际控制人聂卫华和贾维银与国元投资签署《安徽容知日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及《安徽容知日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2》,对业绩承诺和补偿、股权回购、公司上市等进行了约定。然而到了2020年9月,也就是容知日新正式申报上市的前一个月,或是因为相关协议触犯上市规则,协议双方却突然签订了终止协议,约定上述签署的条款不再继续执行。

仔细梳理容知日新股东名单,除了国元投资一家投资机构外,还有北京澹朴、宁波澹朴、安徽国耀、安徽国安、拾岳禾安、十月吴巽等多家机构,其中不乏在容知日新申报前不久入股的机构,而这些机构的介入也使得容知日新的身价“水涨船高”。和国元投资类似的是,其中不少机构在入股时均和容知日新相关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不过,在容知日新IPO正式申报的前一个月,其与这些机构签订《终止协议》,终止了双方的对赌。

容知日新是在2016年6月份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的,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6年1月31日,其经审计的净资产为 8594.63万元,净资产评估值也仅为1.17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12月17日,贾维兴、沈西友与拾岳禾安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贾维兴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100.4万股股份以24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拾岳禾安,沈西友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 20.56万股股份,以 51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拾岳禾安;2019年12月28日,沈西友与十月吴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沈西友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23万股股份以570.4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十月吴巽;2020年1月,沈西友与十月吴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沈西友将其持有容知日新的25.39万元以629.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十月吴巽。这几次股权转让价均为24.80元/股,按这样的价格来算,此时容知日新的估值提高到了10亿元。

2019年12月18日,聂卫华、贾维银与拾岳禾安、十月吴巽及容知日新签订《增资协议》,约定拾岳禾安、十月吴巽以26.73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容知日新新增股本合计82.29万股。增资完成后,容知日新注册资本由4032.2581万元增至4114.5491万元。也就是说,在此次增资中,两机构合计增资支付的对价合计不超过2200万元,然而仅一天时间,容知日新的估值却增长了1亿元,整体达到了11亿元。

同时,在上述股权转让和增资过程中,容知日新相关股东和与十月吴巽、拾岳禾安、网宿晨徽签订了投资协议,对股权回购、反稀释权、优先认购权、优先受让权、共同出售权、优先清算权、公司上市等进行了约定。然而,按照现行科创板首发办法的规定,一般情况下,对赌在上市前是需要清理的,于是2020年9月,容知日新又与上述股东补签协议,终止了对赌。

这些投资者,增资入股容知日新,提升了公司的估值,如果容知日新能够成功上市,投资方自然能够大赚一笔,取消对赌协议,其利益也能得到保障,但倘若容知日新未能成功上市,不排除双方另有其他协议或条款,能让上述对赌协议重新生效,如果真到了这一步,恐怕也会对这些投资者未来的收益产生不利影响。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