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邹平农商行和广饶农商行:年报披露“困难户”

2021-06-03 14:00:28来源:城市金融报

近期,两家山东省的农村商业银行——山东广饶农商行和山东邹平农商行因为连续三年未披露年度报告,且未能提供跟踪评级所必须的材料而被评级...

近期,两家山东省的农村商业银行——山东广饶农商行和山东邹平农商行因为连续三年未披露年度报告,且未能提供跟踪评级所必须的材料而被评级公司东方金诚终止了主体信用评级和相关债项评级。

邹平农商行和广饶农商行都可谓是年报披露“困难户”,在相关债券存续期间,屡屡爽约,多次延迟披露年报,这也导致信用评级机构不得不一次次延迟披露评级报告。

连续3年延期披露年报

按照《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券信息披露内容及文件报送规定》,金融债券(除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的存续期内,发行人、担保机构每年定期披露上一年度的年度报告。

一般情况下,发行人会在每年4月30日之前完成年报的披露,而信用评级机构也会在每年7月31日前定期披露债券跟踪评级报告。

截至目前,两家农商行尚未批露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审计报告,东方金诚评级项目组多次以电话、邮件以及跟踪评级联络函等方式请求提供评级所必须的材料,但两家银行都未能提供。

广饶农商行对于延迟2018年年报披露的解释是:因涉及经营转型调整,公司预计不能在规定时间前完成年度报告的审批程序,而对2019年年报的延迟披露声明中该行则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信息披露内部流程正在进行中,因此延迟了对2018年和2019年年报的披露,预计披露时间为今年4月30日前,但是目前仍未看到年报的踪影。

而邹平农商行对于“交不上”2018年年报的解释是因为年度报告审计工作仍在进行中,而对于2019年年报的延期披露,该行则同样表示是因为受到疫情影响,2019年年度审计工作尚未完成,预计不能如期披露。

调查发现,这两家农商行都经历过评级的下调,邹平农商行甚至一度被东方金诚列入过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在2017年,这两家农商行都曾发行过二级资本债券。在初始评级中,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为AA-,其发行的二级债的信用等级为A+。随后在2018年5月4日,也就是该行最近的一份评级报告中,东方金诚将该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A+,债项的信用评级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负面。

而邹平农商行的评级经历也非常类似,该行的初始评级主体信用评级为AA-,二级债的信用等级为A+,最新评级报告为2018年7月9日,东方金诚将其主体信用下调至A+,债券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此前,东方金诚还一度将邹平农商行列入了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邹平农商行为何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呢?东方金诚表示,根据邹平农商行发布的2018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截至2017年9月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约为11.47亿元,较年初增长304%。不良贷款率为9.27%,较年初上升6.84个百分点,由于不良贷款的大幅增加,该行同期末的拨备覆盖率较年初下降了161.24个百分点至54.06%,大幅低于监管红线。

13家银行今年被终止信用评级

除这两家被终止信用评级外,调查发现,截至目前今年共有13家银行被终止信用评级或下调评级,其中,山东博兴农商行同样是由于未能提供评级所需材料而被终止评级。

4月30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发布公告称,博兴农商行连续延期披露2018年年度、2019季度年度报告,且未能提供评级所需材料,中诚信国际终止对博兴农商行的主体及“16博兴农商二级”债项信用评级。

除了终止评级,今年以来,已有3家农商行遭遇信用评级下调或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分别是山西榆次农商行、广州农商行、贵州瓮安农商行。

5月13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该行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且减值准备计提缺口仍然较大,资本已严重不足,决定将山西榆次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调降至A-,将对应债项信用评级由A调降至BBB-,同时将主体信用等级与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对于广州农商行,月19日,中诚信国际表示,由于该行盈利能力弱化导致资本充足水平持续下滑,将该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联合资信则在年初发布公告称,由于贵州瓮安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拨备明显不足,营业收入下滑,将瓮安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由A+下调至A。

由于经营区域集中使得区域性中小银行贷款行业集中度高、、风险管理水平相对较弱,加之中小银行不良贷款处置手段较少,不良资产证券化等支持政策短期内难以惠及,区域性中小银行经营常常面临着盈利能力弱化、资本质量恶化等问题。

今年4月,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发布《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2021)》显示,目前疫情形势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金融体系风险总体可控,但存量风险尚未完全暴露,区域型中小银行风险等值得关注。(张卓青)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