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小而美”无法支撑商业逻辑 虾米音乐黯然离场

2021-01-13 10:31:22来源:北京晚报

虾米音乐近日发布官方声明,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停止服务。一款被一代人认为是青春记忆的APP黯然离场。

虾米音乐近日发布官方声明,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停止服务。一款被一代人认为是青春记忆的APP黯然离场。

背靠阿里巴巴集团的虾米音乐,与涵盖QQ音乐、酷我、酷狗音乐的腾讯系,及网易云音乐曾被看做三大数字音乐平台。有12年正式运营历史的虾米音乐一向以专业性、文艺性著称,它的关停引发不少业内人士感叹:“情感上为虾米感到遗憾和惋惜,但从职业角度和行业角度,这是早晚的事情。”

对音乐的喜爱是文艺情怀,虾米的黯然离场,是否说明“小而美”的音乐产品终究无法逃脱商业的逻辑?当年三足鼎立的平台折损一足,数字音乐平台格局又将如何发展?业内人士各有看法。

惋惜

“音乐词典”遇上版权缺口

“虾米音乐还是停了,这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在唱片介绍及唱片发行具体时间的精确性上,虾米音乐无可替代。”看到虾米音乐即将关停的消息,乐评人强叔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和他有相同看法的人不少,因为对于很多资深音乐爱好者来说,即将关停的不止是一个平台,而是一个“华语乐坛资料库”。

“在版权时代来临之前,虾米和其他数字音乐平台一样,很多音乐内容来源于普通用户的上传。尤其是虾米音乐,上面有很多互联网上没有、用户自己上传的内容,还有很多唱片的详细信息,这是虾米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强叔说,每当他做一位歌手的回顾时,都能在虾米上找到该歌手发行专辑的准确信息,大多数唱片的发行日期可以精确到月份,这使虾米带有“音乐词典”的性质。

专业性的资源和用户上传的方式,也形成了互联网最初的社交属性。除了吸引“骨灰级玩家”,不少独立音乐人也被吸引过去,在虾米音乐脱颖而出。音乐人和歌迷又形成新的聚合力,最早一批文艺青年和音乐爱好者在虾米聚集。

但在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这个通知被业内看做“最强版权令”,各大音乐平台纷纷自查,下架未经授权的歌曲。在这种局势下,争夺版权就是争夺用户。经过一段时间的“混战”,由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组成的阿里音乐,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等互相达成转授权的平台阵营形成“双锋对决”。当时的阿里音乐手握滚石、华研等公司的版权,包含李宗盛、刘若英、五月天、SHE等歌手的歌曲,希望用自己的“半壁江山”,改变用户只用一个APP听歌的习惯。

2016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立,涵盖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平台,在版权市场所占比重显著上升。之后的两年里,阿里音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三大平台在国家版权局的促成下,达成了大范围的转授权。

“虽说各大平台实现了99%的版权共享,但竞争的核心就是剩下的1%。”明白音乐娱乐创始人兼CEO王毅说,当用户发现虾米中周杰伦、林俊杰等知名歌手的热门曲目变“灰”,自然会选择离开。业内人士也有这个共识,哪怕曾经的虾米再吸引人,都无法应对版权稀缺的考验。对虾米音乐很有感情的强叔也坦言:“从情感的角度我很惋惜,但从职业的角度,虾米迟早会走到这一步。”

矛盾

“小而美”无法支撑商业逻辑

2018年前后,版权大战基本尘埃落定,带有文艺基因的虾米给网友留下“小而美”的印象。可如今,“小而美”还是败在了商业逻辑之下。

版权缺失是虾米走向失败的首要原因。王毅认为,虾米还存在商业化链条的缺失,“虾米的用户量其实可以,问题在于没有活跃度,或者说只有在其他平台找不到的小众音乐领域,虾米才有活跃度,那就无法刺激现存的用户消费。”这直接影响平台的付费营收和广告营收,再加上必要的成本开销和版权采买支出,久而久之,财报必然是负数。

随着版权意识的增强,互联网用户的付费意识也在增强,但只集中于头部艺人和偶像型歌手,在这方面虾米音乐显然不占优势。“大部分歌手也想做付费,但平台会告诉你‘还是别了’。歌手在数字音乐平台发歌的行为,越来越向宣传靠拢。”乐评人邮差说,数字音乐平台想通过用户的付费实现营收,也需要等待时机,现在还没到用户付费能支撑所有音乐人成本的时候。

阿里音乐也曾尝试利用粉丝经济变现,2016年阿里音乐推出了“阿里星球”,半年后,阿里星球停止更新,并引导用户下载虾米音乐。“还没有足够的沉淀就引导付费,这个步子迈得太大了,损伤了那批最有可能实现变现的用户,损伤了一次,他们就永远不会再回来。”邮差说道。

与此同时,各家平台也都发力挖掘新的音乐人,打造爆款作品,为自己的版权库“蓄水”。虾米的选择是持续推出两季的“寻光计划”。自2014年来,“寻光计划”在业内积攒了很好的口碑。“寻光计划的作品可以说是艺术品,但把这些单曲拎出来,它们在网上未必能火。”邮差说得很直白,“虾米的运营者和追随者都很纯粹,但没有留一个口子给大众。单纯听音乐的人是没法做出一个国民级的产品的,小而美很好,但不足以支撑一个平台活下来。”

未来

“短视频”或将入局

“曾经有人说传统行业中,经过激烈的竞争只会剩下一到两个巨头,现在看互联网音乐行业也很相似。”在强叔看来,当年的多方混战暂告段落,留到现在的数字音乐平台,都在卯足了劲儿抢占用户时间。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有明显的版权优势,在热门影视、游戏的原声音乐和热门音乐综艺的版权上占比明显。“腾讯系还在打造IP,他们可以把影视、游戏、文学IP和自家的艺人同时联动。”

虾米最早提出的歌单概念和准社交属性,明显影响了后来的网易云音乐。网易云音乐也一度被认为有小众的属性,被网友称为“云村”和“宝藏”,“但网易云音乐很聪明,它们一直在做社群,用音乐评论让网友聚合在一起,做价值观的引导。”王毅说,近两年来,网易云音乐还注重与抖音短视频平台相互导流,不少火起来的抖音神曲,在网易云先引发了关注。相比于虾米,网易云音乐有自己的商业模式。

“当年的虾米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产品,可惜没有坚持下来。”王毅说,做互联网产品要持续化,哪怕遇到了钉子也要坚持一下,“更何况听歌这件事本身就不是快节奏的事情,需要等待内容产生长尾效应,但虾米没有坚持,就享受不到长尾效应的红利。”

那么,未来的数字音乐平台格局会是如何,是一家独大,还是会有新的竞争者入局?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出于反垄断的需求,可能不会出现一家独霸的局面,但能打破局势的“黑马”,很可能来源于跨界而来的其他平台。

这几年间短视频平台火爆,抖音、快手的快速发展,搅乱了原有直播界的生态。“在没有技术创新的前提下,要么靠人海,要么靠钱海,所以未来很有可能的就是短视频平台‘杀’进音乐行业。”邮差说,这些平台本身都很有流量,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抖音所在的“头条系”也在收买大IP的资源,如果跨界入局,很有可能打破音乐行业目前的对垒。目前,抖音自己的音乐APP也已进入内测阶段。

王毅也透露,目前各大国产手机厂商也在商讨整合手机的内置播放器,“如果几大手机厂商联合了,用户量一下就有几个亿,原来他们分别采买的版权,现在集中采买一次就够了。”王毅说,未来数字音乐平台会不会形成新的巨头,让人拭目以待。(记者 韩轩)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