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北京文化“hard模式“开局:被立案调查、市值狂降52亿

2021-01-12 09:21:59来源:时代周报

北京文化度过了极为坎坷的一年,同时迎来了一个hard模式的开局。2020年的贺岁档,曾有一部电影未映先火——《特警队》。片方在路演期间,因

北京文化度过了极为坎坷的一年,同时迎来了一个“hard模式“的开局。

2020年的贺岁档,曾有一部电影未映先火——《特警队》。片方在路演期间,因参加活动的记者不愿发“通稿”,宣传方将其踢出群聊。

此事瞬间发酵后又很快平息,同时也成为电影出品方北京文化(000802.SZ)2020年度故事的一个注脚——它将一家媒体踢出群,而自己也在被“踢”出牌桌的边缘挣扎。

从2020年4月份的高管内斗、实名举报,到12月的总裁辞职高层换血,再到2021年新年伊始收到来自北京证监局的一封警示函,以及证监会的立案通知书,北京文化度过了极为坎坷的一年,同时迎来了一个“hard模式“的开局。

被立案调查作为2021年的开年第一“雷”,让北京文化股价暴跌,截至1月11日收盘,北京文化市值仅剩31.57亿元,而在2020年1月10日,其市值曾接近83.19亿,一年狂降51.62亿。

在这样前景黯淡之际,北京文化的系列电影新作——《封神》,被投资者们寄予了很大希望。但以公司如今的境况,《封神》能将其拖出泥沼吗?

最后的“赌局”

日前,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知名影评人韩浩月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都曾表示,除了监管层的调查结果,现在能决定北京文化生死的,还有一部作品——《封神》。

在向凯看来,《封神》系列是北京文化及其董事长宋歌的一场“英雄梦”。

电影《封神》三部曲,总共投资30亿,由北京文化主控投资和宣发。向凯认为,以业内通常的计算方式,三部电影的累计票房要达到100亿才可以回本,这意味着,每一部影片票房都要超过三十亿。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愿景和理想,但在我看来,它也是一场天方夜谭。”向凯说道。

《封神》三部曲项目从2013年开始开发,距今已有七年,期间多次被舆论关注,围绕着这部电影的皆是“重工业”、“大制作”、“中国版指环王”等溢美之词。

但是迄今为止,《封神》仍没有放出一版预告片,2021年能否上映也是一个问题,没有人知道这部电影的未来到底如何。

韩浩月对时代财经表示,《封神》系列能否成功取决于第一部电影,“第一部必须打响,不然第二、第三部就麻烦了。”

韩浩月认为,三部曲只要剧情过关,特效和后期能做到80分,就能成为一部非常不错的电影。

而对于乌尔善请来《指环王》的制片人巴里·M·奥斯本担任制作顾问这件事,韩浩月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东方魔幻题材和西方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一个东方式的魔幻故事,应该完全放弃与西方合作,按照我们自己的观念来制作。”

他甚至认为,视觉特效上过于好莱坞,会把观众的注意力从故事本身引到别的地方去。“如果大家都在谈论一个妖怪的毛发做得多么细致,那就很可怕了。我更看重电影故事本身,希望它能体现我们东方的价值观。”

对此,向凯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心,“很怕到时候东西结合水土不服,会发生像《花木兰》那样比较尴尬的情况。”

《封神》系列对北京文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一部爆款电影就能拯救北京文化?

事实上,北京文化一直不缺爆款。《战狼2》、《我不是药神》,以及重新定义中国科幻的《流浪地球》……这些现象级电影背后都有北京文化的影子。

显然,北京文化的问题,并不是一部电影能解决的。

幕后团队曾光环耀眼

但不缺爆款的北京文化是怎么把一把好牌打得稀烂的?

北京文化原是一家旅游公司,2014年正式转型为影视公司,从其后来的业绩表现也能看出,转型不可谓不成功。

《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这三部电影分别带给北京文化3亿、2.5亿、6.3亿的营收。

北京文化能从这些电影里分到一杯羹,最大的功臣当属其后来的董事长宋歌。

2013年为了跨界影视,北京文化找到了一家看似不太靠谱的影视公司——北京光影瑞星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后改名为“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摩天轮”)。

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公司,直到2013年都没有一部电影出街,还连年亏损。但在北京文化发出收购通告前一个月,也就是2013年11月,前万达电影高管、资深影视业内人士宋歌,以5000万收购了摩天轮100%的股权。

2013年12月18日,北京文化又以1.5亿将摩天轮收入囊中,不动声色“送给”宋歌一个亿。

1.5亿买的是一家三年不出作品的影视公司,还是一个在行业里浸淫已久的大佬?北京文化看得很明白。2014年,摩天轮凭借《同桌的你》和《心花路放》两部电影,让北京文化在影视圈的“牌桌”上抢到了一把“椅子”。

2014年,北京文化的影视时代被拉开序幕,随之而来的是各路“老炮”陆续加入··· 其2016年先后收购了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文化经纪(下称浙江星河),引入电视剧出品人娄晓曦和著名经纪人王京花。

宋歌也从2017年开始执掌北京文化,任公司总裁和董事长。宋歌与老搭档杜扬负责电影板块,副董事长娄晓曦负责电视剧,王京花则负责艺人经纪。“三驾马车”并肩齐驱,短短数年为北京文化打下了一片江山。

宋歌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对电影票房的预判能力很强,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一部电影的受众是哪些人,类型是什么,是拍给谁看的,他心里都很有数。

最为媒体津津乐道的轶事就是,宋歌只看了《战狼2》的剧本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8亿保底发行。事实证明了宋歌的眼光,北京文化从此与爆款相随。

而北京文化的电视剧领域则由旗下子公司——世纪伙伴主导。北京文化“二号人物”娄晓曦是世纪伙伴实际控制人,团队里有导演张黎、编剧严歌苓等人,出品项目有《九州·海上牧云记》、《少帅》、《武动乾坤》等,都曾在业内掀起热议。

作为影视公司,艺人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王京花的名声不必多言,她所负责的子公司浙江星河在2018年时有艺人陈道明、胡军、张丰毅、刘嘉玲、关之琳等众多实力派影星。

对于北京文化来说,有这几名大将镇守,它理应在“牌桌”上坐得安安稳稳。但隐患却在不知不觉间埋下。

分崩离析

2020年4月29日晚7点,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用世纪伙伴公司的官方微博发布实名举报信,称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财务造假、挪用资金”。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娄晓曦表示,2016年,由于宋歌所负责的摩天轮没有完成对赌业绩,宋歌要求自己利用手下的一家分公司以3000万的高价购入摩天轮拥有的《球状闪电》版权,而当时摩天轮购入这部作品的版权仅有290万。

同时,娄晓曦还指出,通过《诗眼倦天涯》、《横店故事》、《大宋宫词》、《倩女幽魂》等项目,宋歌和高管张云龙挪用了大笔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诗眼倦天涯》、《大宋宫词》、《倩女幽魂》三部作品曾出现在北京文化2019年年度报告的未来规划中。而这些被娄晓曦指控涉嫌利益输送的作品,截至目前均未公映。

娄晓曦的微博发布仅几个小时后,北京文化便发布声明称,公司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因为涉嫌挪用资金罪,已被北京市公局立案,其所发布的内容均不是实情。

董事长被副董事长实名举报,而副董事长自己也被立案调查……高层内斗之激烈程度昭然若揭。

北京文化全盘否认娄晓曦的指控,之后娄晓曦继续“呛声”,对北京文化发问:“我在1月份被刑事立案的时候公司为什么不发布公告?对我立案能否对你们免责?”

值得注意的是,娄晓曦发布实名举报信的同一天稍早时(4月29日凌晨3点),北京文化一口气发布了37条公告,“自觉”更正了公司2018年的财务报表。

更正后的财报显示,北京文化2018年两项重要指标大跳水,营业收入从12亿变为7.4亿,净利润从3.2亿变成1.2亿,对比2017年同期,净利润大幅下降。

北京文化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而北京文化同时公布的2019年业绩显示,当年营收8.55亿元,净亏损高达23.06亿元。

在这37条公告中,还有一条值得细品——北京文化以4800万元转让了世纪伙伴100%的股权。早在2014年,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的估值高达13.5亿。娄晓曦控制的世纪伙伴被廉价转让,同时也意味着,北京文化的电视剧相关业务停滞。

举报事件随后不了了之。但八个月后,宋歌辞去北京文化总裁职位。根据北京文化2020年12月23日晚间的公告,其仍担任公司董事长,但当年6月才被任命的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一同离职。

半年内,北京文化高管两次大换血。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北京文化内部很‘乱’,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2021年1月4日,北京文化因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通知书,同时收到来自北京证监局的两封警示函。

第一封警示函是因为2018年财务信息披露不准确和未能对收购子公司进行有效整合,缺少对子公司项目管控、预付资金管理与监督等关键控制环节两个违规事项;第二封警示函则是针对时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宋歌、时任财务负责人张云龙、时任董事会秘书陈晨,根据上述违规事项的发生,判定三位高管未按照规定履行勤勉尽责义务。

目前,北京文化的总裁由严雪峰担任,副总裁和董秘为晏晶,二人均没有任何影视从业经验。

对于这次变动,时代财经以投资人身份致电北京文化证券部,对方工作人员表示,高管任命都是董事会作出的决定。至于宋歌短时间内是否会离职的问题,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宋歌没有说要离开。”

除此之外,更意味深长的消息是2020年9月,王京花不再担任浙江星河的法人。在此之前,她已担任该公司法人五年。而在2019年,北京文化就在公告中指出,浙江星河的签约演员发生重大变化,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演员流失严重。目前浙江星河的官方页面上,已不见陈道明、刘嘉玲、胡军等耀眼明星了。

至此,曾经光环加身的幕后团队分崩离析,北京文化的六年影视之路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分叉口。

西南证券分析师刘岩日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监管层的调查目前还没有完成,事件也尚未被定性,所以对公司的后续发展影响多大目前还未可知。

但从近期低迷的股价来看,北京文化能否逆风翻盘,除了《封神》三部曲要获得成功外,公司内部能否治“乱”成功尤为关键。

正如向凯所言,“北京文化如今最需要做的是从内部去精工细调,然后踏踏实实地从内容做起。”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