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理财 > 正文

来广营上品折扣6月关店 自相矛盾的城市奥莱“OUT”了吗?

2020-05-20 09:52:04来源:北京商报

上品折扣在北京的门店即将从9家收缩到仅剩4家。5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上品折扣来广营店打折出清,并将于6月闭店改造,未来商业模式或...

上品折扣在北京的门店即将从9家收缩到仅剩4家。5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上品折扣来广营店打折出清,并将于6月闭店改造,未来商业模式或将改变。

城市奥莱以其低价格、近社区、更便利的特点,一度被各大百货视作转型样本与方向。但如今,这一模式却被业内质疑“自相矛盾”。

打折出清

城市奥莱昔日以商业模式胜出,今日却逐渐被边缘化。

上品折扣来广营店的品牌商户正在进行打折促销,为闭店做准备。北京商报记者走访该店看到,这家奥莱内到处贴着1-3折的宣传海报,不少商家还推出一口价商品。同时,奥莱外立面张贴的闭店改造公告显示,此次打折出清将截止于6月18日。闭店后,将对卖场进行改造升级。

闭店前的狂欢,消费者纷纷闻风前来围观。北京商报记者在周末时段走访时看到,进入上品折扣来广营店的停车场排起长队,甚至对交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同时,记者在场内看到,清仓期间,品牌以1-3折的价格出售,不少消费者趁机抢购。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奥莱品牌多为国内二三线品牌,国际品牌较少,抢购的人群也以中老年客群为主,年轻消费者较少。

虽然该奥莱以最高1折的“幌子”吸引消费者购买,但实际上,折扣力度并不大。

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发现,一款伟易达的儿童玩具在山姆上的价格为159元,在京东上的价格为198元,而上品折扣来广营店打折后的价格为203元。该玩具售货员则称,该价格已经是折扣后最低价位,不能再便宜了。

对于折扣店里折扣太少一事,不少消费者也有同感。北京商报记者在大众点评上看到,有网友留言称,打折力度看起来大,但品牌有名的商品依旧偏贵。还有人表示,可选的东西不少,但价格不算便宜。

公开资料显示,上品折扣是专业折扣百货及奥莱购物中心商品运营商,由北京市上品商业发展有限公司运营,上品折扣的销售渠道包括线下实体店、PC端网站、微信商城以及第三方电商平台。

上品折扣创立于2000年,在北京市场已有20年历史,曾经因为独特的零售模式发展迅速,并于2017年重金打造“上品+互联网城市奥莱”。

经营落后

撤店还是改造?商场方和品牌方所言不一。

对于闭店原因,不少品牌销售员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6月18日闭店后,这里全部清空,不会再有上品折扣来广营店了”。对于未来该区域的规划,大部分销售员表示并不清楚。

与上述说法不同的是,上品折扣来广营门店工作人员却表示,“该楼体建筑整体被占用,需要做装修改造。在改造完成后,这里还会重新开业”。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在店外看到已启动新一轮招商的广告。主要招商项目为服饰鞋帽、包装食品、花鸟鱼虫、市集等。

为了解未来定位,北京商报记者尝试以经营商户的身份拨打了该项目总机电话了解招商方向,对方接线后表示稍后给予回复,但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相关电话。

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的上品折扣来广营店已经不再适合当下的消费趋势。

目前的上品折扣来广营门店,位于整栋建筑的第四层,各业态分区不明显,每家商户售卖方式均以展台和货架形式为主,卖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乱”。甚至有消费者戏称,“整体环境像摆地摊”。

“因为来广营区域并非望京区域的主流商圈,所以该门店经营效益一直都不温不火。”上品折扣来广营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除了来广营门店,上品折扣近几年一直在逐渐缩减版图。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其他门店发现,上品折扣王府井店已悄然闭店,其曾是上品折扣的首家线下门店。此外,公开消息显示,上品折扣首体店在2016年左右闭店,大屯路店、中关村店也已于2017年关闭。

上品折扣曾拥有9家线下门店,目前仍在营业的仅有5家。这意味着,来广营店闭店之后,上品折扣仅剩余4家门店,分别为奥运村店、五棵松店、回龙观店和草桥店。

上品折扣曾押宝的“城市奥莱”业态,也在逐渐退出市场。

就中国市场来看,广州天河城百货中的奥特莱斯店和杭州的尚亿奥莱均已关闭。还有业内商业人士透露,大商·麦迪逊城市奥莱还未正式开业就已经面临商户撤店的状况。

自相矛盾?

城市奥莱,比郊区奥莱便利,此模式曾一度风光,但运营成本是最大的门槛。更有甚者,在一些人眼中,这一业态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奥莱业态最大的特征是国际国内名品的工厂价,而工厂价的基础是相应的租金成本极低,所以该业态发展往往都是位于城市的郊区。”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坦言,因此城市奥莱难发展的根本原因是成本问题。城市奥莱具有的特征为城市或区域中心,而中心区域的房租、物业等费用将占据运营成本的绝大部分,同时还有商品要保证价格低廉,这让许多城市奥莱难以发展。

中国百货商业协会秘书长杨青松同样认为,城市奥莱这一业态本身就自相矛盾,既要做到城市中心,还要保证奥莱价格,运营方压力太大了。

“这个业态早期发展较好,是因为当初电商发展还不够完善。”赖阳指出,当时“折扣”概念对消费者而言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但当电商发展起来之后,折扣店内的一些商品可以以更低的价格销售,品牌的运营成本也变得更低,因此城市奥莱的优势也被分割。

北京商报记者对店内商品与电商平台价格的对比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对于市场中现有的城市奥莱项目,杨青松建议,应增加体验性消费占比。因为大多数消费者选择去逛奥莱是处于无意识购物,抱着“捡漏”的心态前往,若是项目中能够多增加一些餐饮、娱乐等业态,留客时间也会增加,从而还会形成连带性消费。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刘卓澜)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