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经济 > 正文

狗不理包子事件后续:被逐出家门 162岁的“狗不理包子”咋啦?

2020-09-17 15:03:07来源:无冕财经

给差评就报警的狗不理,最终被逐出家门。9月15日凌晨,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天津狗不理发布声明,宣布解除与王府井店加盟方

给差评就报警的“狗不理”,最终被逐出家门。

9月15日凌晨,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天津狗不理”发布声明,宣布解除与王府井店加盟方合作。

▲“天津狗不理”微博截图。

声明表示,针对9月11日,“狗不理王府井店”面对消费者差评报警事件,其中“狗不理王府井店”为2005年狗不理改制前的加盟店并存续至今,鉴于此事件对狗不理集团名誉的严重损害,狗不理集团自即日起,解除与该加盟方的合作。

本以为义正严辞的声明能平息该事件所引发的舆论风波,却未曾想,狗不理集团因此招致更大的争议。

网络上诸如“甩锅”的议论此起彼伏。有网友吐槽:“狗不理可能没搞清楚为什么差评这么多,真的不是因为报警,而是没有一家是好吃的!”

说到底,此次“狗不理差评报警”事件之所以舆论反应这么大,与其说是大家气愤“狗不理王府井店”应对差评的骚操作,还不如说是消费者早已苦老字号常年不思进取、傲慢强硬的待客之道久矣。

说我包子不好吃?报警!

狗不理的包子,不仅“狗不理”,还脾气大,不让说,不让评。

9月8日,微博大V @谷岳发布一则视频显示,其在大众点评上找到北京王府井/东四地区评分最低的餐厅——评分2.8的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用体验的方式实拍这家餐厅,并给出“包子不好吃,价格贵”等评价。

视频中,谷岳花费60元和38元分别买了一屉酱肉包和一屉猪肉包,其中酱肉包“特别腻,没有真材实料”,而猪肉包“皮厚馅少,面皮粘牙”,其表示“两屉包子的口味最多也就值20块钱”。

随着该视频在微博平台的不断发酵,“狗不理包子王府井店”坐不住了。

9月10日当晚,该店发布声明称,视频“恶语中伤的言论均为不实消息”,要求微博账号“谷岳”及转发账号“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于国内主流媒体公开道歉,并以发布人侵犯餐厅名誉权为由,表示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和网络媒体的法律责任。

该声明一经发布,迅速引发网友热议。话题“王府井狗不理回应网友差评视频”于9月11日登上微博热搜。舆论纷纷一边倒,指责狗不理包子“又贵又难吃”、“脾气大,难吃还不让说了”等。

“狗不理王府井店”自知处理不当,不得不悄悄删除上述声明,但此事已经多家媒体报道。

在如今美团日活已超7000万,大众点评日活数也有1000多万的新时代,消费者早已习惯用视频或图文的形式,分享自己的消费体验,而用户也习惯在决策前参考他人的点评,评价自然有好有坏,难道凡是差评就涉及侵权风险?

据界面新闻消息,北京律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吴萌称,“消费者有对商家提供的商品进行评论和批评的自由,但前提是,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具体到本事件,即评论一定要真实,不能故意虚构和捏造。作为商家,有权利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就采取断然手段对待消费者,有失知名品牌的风范。”

除了卖包子,还卖面膜卖眼罩

“差评报警”事件不过是“狗不理”品牌常年傲慢态度下的一个缩影。这块天津市曾经的金字招牌,早在自己162年的成长历程中,慢慢失去了老百姓的青睐。

最早,“狗不理”之名源于市井,兴于民间。

据传,在清咸丰年间,名为高贵友的孩子因生性活泼好动,被父亲取小名为“狗子”。高贵友长大后开了店铺卖包子,生意好到顾不上收钱,顾客们就自觉把钱放在碗中,久而久之,大家便戏称其“狗子卖包子,不理人”,喊顺嘴后便成了“狗不理”。

这包子究竟卖得有多好呢?卖到当年在天津编练新军的袁世凯,特意在入宫时将其进献给慈禧太后品尝。慈禧尝后,一句“山中走兽云中燕,腹地牛羊海底鲜,不及狗不理包子香矣,食之长寿也”的点评,使其名扬天下。

早年间的狗不理,虽也因时代历经起伏,但老一辈的手艺不曾落下,其口味、工艺在百姓间口口相传,数次成为本国宴请其他国家重要人物及别国政府首脑到天津的必尝之物。

2000年春节联欢晚会上,冯巩与郭冬临一段相声中夸奖狗不理包子“薄皮儿大馅儿十八个褶儿,就像一朵花”,再一次使得其声名远播。

然而,这个曾在天津人民口中提起来就让人觉得亲切的“狗不理”,却在拥抱资本后离百姓越来越远。

2005年,天津同仁堂用1.06亿元的高价收购狗不理,开始转型售卖速冻食品,也使得狗不理开始脱离接地气的发展路线,直冲高端发展之路。

收购同年,狗不理便开始在全国各地快速开办各种高档酒店,彼时,已普遍有消费者反映价格很高。但狗不理董事长张彦森却不以为然,其曾公开表示,“一定打破一个思想,就是老字号就是便宜,老字号为了做久,一定要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在保持质量的情况下,就要有一个合理的价钱。”

一个大虾包35元,一屉8只的小酱肉包售价128元,包子价格倒是越来越贵,狗不理的品牌口碑却越来越差。但企业充耳不闻,卯足了劲想在那几年冲进资本市场。收购了狗不理的同仁堂,就曾分别通过拆分、更名、资本运作等手段,在上交所和港交所达成“一笔资产三次上市”的业界传说。

2012年,首次冲刺IPO失败后,狗不理开始借由收购国际品牌扩充门面。彼时,狗不理瞄准的是与自身业务毫无相关性的高乐雅咖啡国际有限公司,耗资3000万拿下其在中国的特许经营权。

显然,包子铺卖咖啡的故事没能打动资本市场。

2014年7月,证监会发布的申请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查企业名单中,狗不理的名字赫然在列。集团上市不成,狗不理便推动其子公司(天津狗不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上市——2015年11月,天津狗不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顺利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相比于其他老字号品牌,狗不理上市这些年的业绩其实不算太难看。即便到2019年,狗不理上市5年间营收和利润增速,依旧保持两位数的增长。

但查询2019年财报发现,贡献狗不理营收超80%的业务,主要是速冻包子、酱卤肉制品和速冻面点礼包这三项产品,其中,速冻包子和速冻面点礼包占营收比重为62.13%。

狗不理的高价包子,当真成了“狗不理”。而公司确实也曾想过通过创新突破自我。在涉足咖啡不理想后,狗不理还将目光聚焦过大健康。2017年,狗不理先后收购数家澳大利亚保健品品牌,形成包子铺卖面膜、卖益生菌、卖眼罩等奇怪跨界现象。

显然,盲目多元化正加速消耗着百年老字号的招牌。

今年5月17日,狗不理包子从新三板正式退市。对此,狗不理的解释是:“公司根据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的需求,结合自身业务发展需要以及当前实际经营状况,审慎考虑后申请终止挂牌”。

但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狗不理品牌早已增长乏力,“狗不理创新升级迭代的速度赶不上消费升级的速度,所以整体营收以及利润各方面也非常不理想。”

同时,“狗不理的定位跟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和诉求是不相匹配的,无论是品质、

责任编辑:hnmd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