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股票 > 正文

软银放大招!砸410亿巨资回购,股价暴涨到“熔断” 阿里暴跌7.1%

2020-03-24 14:58:32来源:中国基金报微信号

今天,软银集团表示将出售近4.5万亿日元(约2899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为近2万亿日元(约1288亿元人民币)的股份回购筹集资金,同时减少公司债务...

今天,软银集团表示将出售近4.5万亿日元(约2899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为近2万亿日元(约1288亿元人民币)的股份回购筹集资金,同时减少公司债务。

消息一出,软银股价应声大涨,触及向上的交易限制,暂停交易前涨18.61%。

稍早,软银集团宣布,将出售近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资产。

此前,软银已经宣布了近5000亿日元的股份回购,但并未扭转股价下跌势头。

五千亿回购未改股价颓势

两万亿回购计划强势推出

早在3月13日,软银集团便已宣布将以5000亿日元回购至多7%的股份。

据悉,该回购将从2021年3月16日持续到3月15日,被回购的股票将会被注销,软银的流通股数量随之减少,单位股票的净资产将会攀升,逐步拉动股价上涨。

外界认为,软银的回购决策是在2月新晋股东对冲基金Elliot的强烈要求下做出的。据悉,对冲基金Elliot Management认为软银的股价被严重低估并要求其回购200亿美元的股票以刺激股价,同时要求孙正义改变治理模式,提高对外投资的透明度。

通常,回购会推升股价上涨,软银于2019年初进行的股票回购也曾将其股价推升到20年来的最高水平。

但是,软银在3月13日宣布的回购计划却并没有产生扭转股价的颓势的效果。

新加坡联合第一合伙人公司(United First Partners)亚洲研究主管贾斯汀唐(Justin Tang)表示:“此次股票回购延续了软银在股价大幅下跌后进行再购买的做法。鉴于漫长的收购期,它不太可能在情绪驱动的股票市场中提供太多支持。”

在宣布回购计划后,软银因信用评级被调整又遭遇了股价大跌。3月17日,标普将软银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理由为:该公司近期宣布的股票回购计划和股价下跌对其财务健康构成了风险。

标普的评级调整叠加全球股市的大跌,当天软银股价在东京跌幅超8%,盘中一度下跌12%,创2012年10月以来盘中跌幅最大,创2012年10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考虑到上次的股票回购没有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软银又在今天推出了2万亿日元的巨额回购计划。软银称,上述交易将在未来一年执行,包括最近宣布的5,000亿日元回购计划在内,总计2.5万亿日圆的股票回购可能占到该公司发行在外股份的45%。

拟回购比例超45%的回购计划,因为规模过大,可谓是十分少见。记者不完全统计了在近半年内宣布了回购计划的116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仅有六家公司拟回购比例高于5%,回购比例最高的公司,拟回购比例也不到10%。下图为部分公司回购比例数据。

由于拟回购比例和金额均超出预期,本次回购计划一经推出便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软银股价应声大涨并向上触发暂停交易机制。

软银认为,“这将使我们能够在明显减少债务的同时,加强我们的资产负债表。此外,资产的货币化还不到公司当前资产价值的20%。”

软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表示:“这一计划将是软银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股票回购,也将导致资产负债表上现金余额出现史上最大规模的增长,反映出我们对业务的坚定信心。”

负债近20万亿,同时遭遇募资难题

通常,在公司股价受到低估时,公司更愿意抛出回购计划,一方面推动股价上涨,一方面也能降低回购成本。

近日,软银高管便曾多次声明公司股价面临严重低估。

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软银股价就接近腰斩,市值蒸发了500亿美元。

公司的债务风险是近期股价承压的重要原因之一。

标普分析师认为:“如果股价继续波动并导致其投资资产价值急剧下跌,该公司可能难以保持与评级相当的财务稳健水平。”

截至去年12月31日,软银有19.25万亿日元(大约为1800亿美元)的计息债务,自去年4月份财年开始以来增加了23%。

财报显示,软银有3.8万亿日元的现金和等价物,而超过2.6万亿日元的债券将在未来三年到期。

据悉,软银所投资的Sprint公司的股权转让交易即将完成,这将减轻约4.9万亿日元的负担。尽管如此,软银的债务负担依然十分沉重。

此外,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的最大“金主”——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近期也很烦恼,油价大跌对该沙特基金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此前,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便表示不愿为愿景基金第二期注资,在油价大跌为该沙特基金造成巨大损失后,软银寻求“沙特金主”的投资会更难。

缺少了沙特主权基金的投资,正在募资中的软银愿景基金2期可能面临变故,原计划的1080亿美元目标,将缩水到500亿美元左右。

愿景基金二期面临募资难的同时,已成立的愿景基金一期也面临着严重的财务紧缩。

根据备案文件,截至2019年12月31日,愿景基金已经花掉了其986亿美元总资金中的805亿美元。

软银近期也被爆出拟额外筹资100亿美元以补充愿景基金。据3月20日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软银正在和外部投资者商谈投资50亿美元,和软银自己贡献的50亿美元配套。

据悉,软银本次募资目的是让该集团旗下的愿景基金第一期有能力支持其投资组合中的某些公司,这些公司已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遭到重创。

在财务状况十分紧张的状况下,软银也将通过出售资产来获得回购资金。

软银集团表示,该集团已经授权在未来四个季度出售或变现其资产,包括其持有的阿里巴巴和Uber等知名创企业的大量股份。Redex Holdings分析师柯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鉴于市场脆弱,软银也可能会考虑出售其在合并后的Sprint和T-Mobile US股份。

频繁投资失利,深陷WeWork纠纷

背负近20万亿日元债务的软银,近期更是在投资方面遭遇许多挫折,这更加剧了市场对软银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进而使其股价承压。

近一年,软银投资WeWork、Uber、Brandless接连失利。最近,更是深陷与Wework的纠纷。

3月17日,彭博社报道,软银向WeWork股东发出通知,因SEC等美国政府监管部门对WeWork展开调查,于去年秋天制定的向该公司私人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份收购计划,可能不再进行。但软银向WeWork承诺注资50亿美元的计划不会改变,并且其中15亿美元的资金已经到位。

此前,软银对WeWork推出纾困计划,包括收购该公司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股票(含公司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纽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以及为WeWork提供超50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在纾困计划实施之初,软银内部就一直在讨论改变股票购买协议,主要是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高管通过套现获得巨额回报。

3月23日早间,WeWork的特别委员会公开与日本软银展开对抗。他们表示,软银应该完成对该公司的员工及股东承诺的要约收购。该委员会认为,“软银不仅有义务完成《主交易协议》中规定的要约收购,他们在没有努力履行义务时给出的借口也是不适当且不诚实的。”

软银发言人反驳,“软银已经通知股东,必须满足之前商定的所有条件,才能完成要约收购。”发言人同时补充道,“目前并不满足。”

如果软银撤回收购WeWork股东股票失败,30亿美元的支出会进一步加剧软银的财务困境。

除WeWork外,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软银旗下公司Oyo和Uber都在经营方面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近日,软银更是通过SVF India Holdings和RA Hospitality Holdings两个投资实体,为OYO母公司Oravel Stays注入了8.07亿美元的资金“续命”。

此外,软银子公司堡垒投资所投公司Labrador更是因垄断新冠肺炎检测相关专利而被贴上“专利流氓”的标签,软银的企业形象也一定程度上受损。

长期来看,软银的投资成果如果毫无起色,势必会对其后续融资产生不利影响,加剧其债务风险,巨额回购计划对短期股价带来利好也会逐渐消退。

或被软银减持

阿里巴巴股票承压,今天大跌7%

软银拟出售至多410亿美元资产的消息发布后,港股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大跌7.1%,市场担心软银将大举抛售阿里股票。

据悉,软银表示,该集团已经授权在未来四个季度出售或变现其资产,包括其持有的美股上市的阿里巴巴、Uber等知名企业的大量股份。

责任编辑:hnmd004